罗马帝国和汉帝国比较谁更辉煌?

罗马帝国和汉帝国比较谁更辉煌?

随着近些年自媒体的兴起,中西方文明的对比也经常占据讨论的榜首。而作为中西方文明的开端帝国,罗马和汉帝国也总是被挑出来比较。

但是老张却认为, 这两个帝国,其实根本没有可比性,因为很多比较者忽略了一个极其根本性的问题。这个根本性的问题,会让这个比较变得完全没有意义!

罗马帝国,狭义上来讲,作为一个采用帝制的国家,它的起始时间是公元前27年,统一的罗马帝国在公元395年就结束了。

因为这一年,罗马帝国分裂成了东西罗马帝国,西罗马坚持到公元476年,在北方蛮族的冲击下灭亡,在没有爬起来。

而东罗马帝国作为罗马帝国根正苗红的继承者,一直坚持到了公元1453年,被奥斯曼土耳其人灭亡,并且在整个千年历史中,几乎在没有将国土恢复到当年罗马帝国的鼎盛时代。

在罗马帝国正式建立之前,也就是公元前27年,是罗马共和国时代,这个时期从公元前509到公元前27年,是罗马帝国的发育和扩张阶段。

而如果继续细分下来,大一统的罗马帝国时代,和我们的汉帝国也是完全不同的。

因为,严格来说,它是一个文明,整个罗马帝国,前前后后经历了十个大一统王朝,每个王朝,基本和我们的中国古代的王朝一样,是一个家族所建立,然后轮番更替。

即便是后来那个坚持到公元1453年的东罗马帝国,也就是灭亡后被称之为拜占庭帝国的政权,它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是由不同的王朝所统治的。

没错,严格意义上讲,罗马帝国,其实就相当于我们的华夏文明,或者叫华夏帝国时代,大约可以理解为我们从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帝制,然后一直延续到辛亥革命推翻了两千多年帝制结束。

我们华夏帝国也有改朝换代,也有草原民族入侵,也有五胡乱华的阴暗和五代十国的割据,以及割据后的再次统一。

从最终的结局上看,罗马帝国最终是灭亡了的,而我们华夏帝国……呃,也是灭亡了的,不过与其说华夏帝国灭亡,倒不如说华夏文明结束了帝制时代,历经民国进入了共和国时代。

帝国虽然结束,但文明并没有灭亡,而是继续传承下来,不仅仅是传承,而且是得到了巩固和扩大。

而那个拿来跟我们汉帝国相比较的罗马帝国,却是自存灭亡以后,彻底中断和难以为继了。

即便是后来的西欧以及沙俄,纷纷以罗马帝国继承人自居,但人种、文化、民族、地理位置都变了,这算哪门子的继承?

如果继承了基督教的统治地位和所谓的罗马法的精神,也算是继承的话,那不好意思,整个东亚怕也得算入我们华夏帝国的继承人了,只不过不能算嫡子罢了。

所以,拿一个曾经统治欧洲半个天下的文明,来跟我们一个汉帝国(我们通常叫汉朝)来比较的话,显然有点以小欺大,胜之不武了。

好嘛,诸位看到这里,自然是不希望老张就此打住,不然似乎有点意犹未尽,吃饭吃到一半,锅里没米了的感觉。

罗马帝国的历代王朝,之所以没能像汉朝那样,将整个文明传承下去,并且持续到今天,也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

这个帝国最大的疆域,包括今天的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南部、西班牙、葡萄牙、以及南欧包括希腊半岛在内,以及今天的土耳其、叙利亚、整个巴勒斯坦地区、北非的埃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摩洛哥、以及整个地中海诸岛屿全部纳入囊中。

不算海洋面积的话,大约有五百万平方公里,巅峰时期人口在5700万到7000左右,几乎跟上西汉武帝以后的汉帝国600万面积和6300万人口的步伐。

不过让人费解的是,公元476年,罗马帝国被蛮族入侵灭掉以后,帝国立刻四分五裂,再也不能凝聚在一起,从罗马共和时代延续了近千年的罗马文明就此分崩离析。而汉末经过三国时代近百年的分裂以后,却能再度统一,甚至是经过持续三百年的大分裂以后,依然能够再次统一。

咱古代王朝不是没有外族入侵,那来自北边的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契丹、女真、蒙古的威胁,几乎伴随着整个中国古代史,最终的结果,不是被中原王朝打败打散跑路了,就是对方吸收了华夏文明融入华夏民族了。

打赢了,开疆拓土,打输了,凭借着先进文明体系吸收你。这叫,你征服了我的身体,我征服了你的心。

文字的统一让分处各地的华夏人有了可以共同交流的媒介,也方便了以书籍为载体的文化传播。

比如说,一个陕西口音的关中人,即便是跑到操着吴侬软语的江浙,也可以凭借着文字跟对方对等交流。

而一个久居塞外的燕人子弟,也可以通过沉重的竹简,学习来自颍川经学大佬们的研究成果。

所以董仲舒自幼不出门,光在家苦读《公羊学》,就能成为一代儒学大佬。而司马迁历尽千难写成的《史记》也可以在两汉以后发扬光大,成为后世史学界的典范。

但是,要不怎么说但是呢,人家罗马帝国其实,也是统一了文字的,最起码是尝试了统一文字的。

公元前3世纪到公元前2世纪,罗马人自公元前215年前后发动了四次马其顿战争,最终彻底征服了希腊。

诸位须知,希腊文化是对于罗马文化而言,是一个相对先进的文明,我们今天所说欧洲文明的真正源头,其实就在于希腊,甚至可以说在于雅典。

罗马人随后改造了希腊字母,将其应用到拉丁文字中,并且作为帝国的官方文字。

第一,拉丁语是罗马的官方用语,但如果论通用程度来说,却是希腊语。即便是拉丁语本身,也存在着不同的方言语种。

公元前131年,当时担任执政官的大祭司普布利乌斯·克拉苏(罗马共和国前三巨头之一的克拉苏之父),在担任亚细亚的官员审理案件时,有时用通用的希腊语,有时甚至要用四种拉丁语方言来宣读判决。

这种割裂也是导致东西罗马分裂以后,希腊化的东罗马和拉丁化的西罗马再也没有动力去统一对方的一个重要原因。

第二,便是文字本身了。不论拉丁文还是希腊文,都是由字母组成,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表音文字。跟汉字每个字体本身都具有不同的意思不同,字母本身是没有含义的,由字母组成的词汇,仅仅是表达一个发音。

但是这种文字流传到罗马帝国统治的各地区,就会随着各地风俗习惯称谓的不同,发生不同的变化。

而汉字就不一样,树在关中地区是指树木,到了关东还是指树木,就算是传到了岭南的百越之地,它的含义还是指树木。

区别就是,汉字种类繁多,需要挨个去记,不利于广泛传播。而拉丁字母则相反,只需要记住那十几个字母,就可以灵活运用,广泛传播到各地。

但后者传播的是字母,而不是绝对意义上的词汇,更不是来自罗马帝国中枢的文化。

罗马文化可以在缺乏传承和传播的基础上,逐渐式微,倒是字母却可以被持续使用下去,然后在演变中组成新的词汇。

汉子的弊端是容易导致文化上的僵化,因为都传承下来了嘛,自我创新就很难。而拉丁文世界更容易产生所谓的“百家争鸣”现象。

所以罗马帝国在推行“书同文”政策的过程中,难度会更加增大,甚至这种拉丁文字会反过来造成文化上的分裂,破坏罗马的政治稳定。

三皇五帝时期,我们也是各自分散的部落时代,但是因为土地相对平坦,而且更重要的是完整。于是各个部落可以在各自发育起来以后,能够彼此产生接触,进而产生同质化和融合。

大家如果细细思考,就会发现,中原地区是最先完成部落融合,从而最早产生强大的政权,如夏商周,其次融入中原的,则是广大丘陵地带的江南,也就是楚地以及百越了,就连远居北边的燕地,也因为华北平原的连接,比南方更早一步融入到中原政权中。

其实这也是古代各个帝国没能将日本纳入统治的一个原因。农耕民族天然喜欢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不乐意像草原民族那样开疆拓土。

所以经过夏商周三代开枝散叶,再到秦国一统六国,再到两汉四百年稳定局面,汉民族就不得不完全形成。

一个人口巨大,而且文化统一,且经济模式(农耕)也相同的民族,不管分裂多少次,最终都还是要在诸多或野心家或民族英雄的带领下,重新归于一体。

而有了这个强大且暂时先进的文化圈,周边的蛮族,要么跑路,要么加入,想要撼动丝毫,搞文化灭绝,在古代那种条件下,确是很难实现了。

从这个角度说,汉朝四百年,对我们民族最大的贡献,其实就是抗住了一波一波虎视眈眈的外敌入侵,为汉民族的形成创造了一个稳定的环境而已,如果一定要再赋予其一点功绩,或许“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在当时可以算做一个加分项。

殊不知,也正是这广袤的地中海,成为罗马帝国始终只是罗马的帝国,而非整个罗马帝国的帝国的原因。

这话有点绕口,换句话说大家就释然了,我们古代的所有大一统王朝,说白了都是汉人为主体的王朝。

(古)罗马人凭借强大的军事手段,征服了整个地中海沿岸,却因其所处的意大利半岛,而没法形成人口占据绝对优势的民族,也不能再文化上彻底压服希腊文化,更没法通过绝对优势的人口,以及绝对优势的文化,去消灭占领区的民族。

五百年统治下来,最后大家还是大家,罗马人还是罗马人,希腊人还是希腊人,埃及人还是埃及人,就连那个统治小亚细亚半岛一千五百多年的东罗马帝国,在灭亡以后文化也是迅速灰飞烟灭,今天的土耳其依旧是的世界。

也难怪,在公元1453年土耳其人包围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的一年多时间里,帝国境内各民族都给予了袖手旁观。因为灭亡的是罗马帝国,跟他们何干?

只不过,老张明白大家所想的是,文明的传承,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没有根深蒂固的且始终强大的帝制传统,华夏文明到了近代也许不会有百年屈辱,而早早消亡了罗马帝国的欧洲,却在近代迎来了殖民世界的机会。

但是话又说回来,任何一个文明都有其低估和高峰,谁又能肯定,现在的我们就不会再有重回世界之巅的机会?这种曲折和起伏,见惯了历史风云变幻的华夏人,理所应当的要抱有更加淡定和自信的心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