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药证明中国足球尚离不开政府干预

广药证明中国足球尚离不开政府干预

一次托管、三次股权转让,广州足球在这九年里的辛酸史不是一个顶级联赛名额可以涵盖的。从鼎盛时期的太阳神、松日和宏远三支职业球队,到无人问津险些,是什么让广州足球再次崛起?是几个国字号球员,还是一个沈祥福?个体恐怕都无法背负广州足球这个巨大的躯壳。

在人们高歌沈祥福以不败战绩提前三轮冲超成功时,沈祥福却在不断感谢广州市政府和广药集团领导的支持。没错,人人都知道广药在中甲的强大源于“后台”的强大,因此可以说,拥有这样开明的市政府和不吝钱财的东家才是广州足球和广州球迷线年,广州成为迄今为止全国仅有的两个足球特区之一,但“足球特区”的空头衔只让广州足球昙花一现,尔后就陷入九年漫长的蛰伏期。与此同时,另一个“足球特区”大连夺冠如草芥,一举奠定中国足球小霸王的地位,大连市政府的强力支持功不可没。

直到2005年年底,广州市委把创建广州足球品牌项目列入了“十一五”规划,广州足球才能谈得上是脱胎换骨。2006年“日之泉”的退出是广州足球的阵痛也是契机,广州市长张广宁做了一回月下老,亲自找广药集团高层说媒,广州足球才有机会在经历多年的破败不堪后与大财主广药联姻,也成就了一年多后重新聒噪起来的广州足球。

从技术层面上讲,沈祥福手中的这支广药已经无法称之为典型的“南派足球”,广东仔少的可怜。因此,广药冲超成功的意义,不能说是“南派足球”的崛起,它更多的是带给一些我们关于中国职业足球的理性思考。

如果没有广州市政府该出手时就出手,广州足球恐怕还是重庆足球的难兄难弟,而越秀山庄也只能是一段传说。广药冲超成功再次给中国足球带来一个关于政府干预和足球产业市场化和谐发展的成功案例,也证明了现阶段中国足球没有能力摆脱政府干预,放任自由等同于自生自灭。

在萧索的上海松江体育场,成功冲超的广药并没有太多的喜悦,这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当广州市政府把足球当作一件利民大事来抓,而非一个广场或者一座摩天大楼时,无所谓提前多少轮,广州足球重返顶级联赛也只是时间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