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成都蓉城金牌球市 他们凝成了中超最牛主场

聚焦成都蓉城金牌球市 他们凝成了中超最牛主场

那年成都天诚主场对阵武汉卓尔时,都江堰凤凰体育场总共只有890名球迷到场,创造了成都足球的职业联赛上座率新低。

今年迄今为止,成都蓉城4个主场,凤凰山体育场上座人数分别为39686、38665、39853、39920,总共有158124名观众入场助威,场均入场人数达到39531。这已经与全球最成功的联赛——英超的本赛季40174人的场均观众人数基本持平,“金牌球市”名副其实。

5月10日,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执行总编辑孙苌青随山东泰山做客成都凤凰山专业足球场,由衷感慨说:“成都这个主场真的太牛了!这种氛围(指赛后球场熄灯、万人合唱),中国足协应该在国内全面推广!”随着一场场爆满的比赛,成都“最牛主场”的名号越来越响。

虽然没有进行过确切的大数据分析,但在今年的凤凰山体育场,你能明显感觉到年轻球迷的数量极多。另外还有很多小朋友,在家长的带领下装备整齐地踏进球场。这和过去全兴时代延续下来的老球迷才是球场主力军的现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宅家”,而是放下手机,走进球场去绽放青春,释放活力。球场终究是属于年轻人的,更多的年轻面孔出现在凤凰山,也让成都球迷后继有人。

在凤凰山4万人中,很难找到年龄最小的球迷是谁。不过在雄踞于凤凰山北看台的“红色刀锋”方阵中,却有一位年仅4岁,刀锋球迷会的会龄也是4年的小球迷。

这位叫吴松原的小球迷出生于2019年1月,他的父亲吴先生在2008年就加入了“红色刀锋”,是协会的资深会员。“2019年儿子刚出生,我就给他办理了入会的手续,现在每年都为他缴纳会费。虽然刀锋原则上只招募12岁以上的球迷,但我当时跟协会的负责人沟通过我的想法,就是想把对成都足球的情感传递给下一代,他们也欣然同意了。”作为刀锋入会年龄最小的会员,吴松原因为疫情的缘故,直到去年年底才有机会到现场看球,“我现在在重庆工作定居,但对成都足球始终有强烈的感情羁绊,所以去年底在凤凰山对球迷开放最后三轮联赛时,我就开车带着儿子来成都看球了。”

“红色刀锋”方阵的助威理念一直是全场不停歇地唱跳,很多人体验过之后自觉“遭不住”,而且震耳欲聋的呐喊直冲云霄。但4岁的吴松原在这个环境下丝毫不会怯场,更不会像很多小朋友一样哭闹着要提前离开,“在凤凰山,在刀锋阵营里面,他全场都能跟着吼完。”吴先生说。他介绍,在吴松原出生后,每年都会为儿子购买成都蓉城的小球衣,“一岁就印1号,两岁印2号……准备一直印到18岁。今天,他就是穿着成都蓉城的球衣去上的幼儿园!”

在凤凰山的比赛现场,很多人都见过一位身穿蓉城球衣、坐着轮椅来看球的球迷。

不过,轮椅上的宋志强并不是残疾人。他是从1995年就开始现场看球的资深球迷,经历过全兴时代、谢菲联时代,再到蓉城时代,从来没有离开。今年宋志强早早买好了成都蓉城的主场套票,准备和“球迷战友”们痛快淋漓地在凤凰山并肩作战。但在4月份,他却在踢球时韧带断裂+骨折,送到医院后进行了手术。

“术后第二天就是成都蓉城今年的首个主场比赛,当时我刚做完手术,在病床上痛得不行。我那些兄弟伙还在问我,去不去凤凰山看球?他们说如果要去的话,就到医院来抬我!”现实的情况让宋志强忍痛放弃了第一个主场,“当时在医院里面躺着看电视直播,兄弟伙们不断地给我发来凤凰山现场的图片、视频,整得我心痒难耐。当时就在想,第二个主场咋个都要争取去现场。”

成都蓉城打完第一个主场后,又接着连打了两个客场。第二个主场来临前,宋志强利用这十多天的恢复顺利出院,“虽然还不能下地,但自我感觉身体状况不错。再加上我就住在凤凰山,球场在我家对面,比较方便。所以主场对阵青岛海牛时,十多个兄弟伙来我家,推着我去了球场。”最近几个主场比赛,宋志强都在看台的顶层平台上坐着轮椅观看,“成都球迷真的太热情,太友善了!看到我坐在轮椅上,很多人要么过来帮把手,要么对我喊‘兄弟,雄起’,给我打气。”

坐轮椅到凤凰山看球的经历,让他切身地体会到了残疾人士的不易,“凤凰山的无障碍设施做得还不错,当工作人员发现我在看台上时,赛后也主动带着我去坐直升电梯。但因为是新球场,很多有需要的人可能还不清楚无障碍设施的位置。所以还是希望球场和俱乐部能多宣传和告知包括残疾人在内的这部分有需要的人士,成都球市这么火爆,将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特殊群体来凤凰山看球。为他们提供便利,也能体现以人为本的精神以及社会对他们的关怀。”

很特别的是,这是一位追随成都蓉城的上海球迷。洋洋虽然母亲是四川人,但她很早就随家人在上海生活,也自认为是一位“新上海人”。2019年成都蓉城还在打中乙的时候,洋洋就开始关注起了成都蓉城的比赛,之后彻底“沦陷”,成为球队的铁粉。她开始活跃于成都蓉城的各个球迷群中,并迅速融入进去,被球迷们开玩笑地称为“庄主”。此外,洋洋还疯狂收集市面上能够买到的所有成都蓉城的周边商品,弄得家里到处都是“蓉城元素”。

2021年1月,成都蓉城在江阴与大连人进行两回合超甲附加赛,向中超发起冲击。尽管当时的比赛因为疫情不对球迷开放,洋洋还是花费上千元,打车往返于上海和江阴,就是希望能在最近的距离为球队鼓劲。从去年底开始,每当成都蓉城在凤凰山有主场比赛,洋洋都会从上海飞到成都。

今年,除了继续亮相凤凰山主场外,洋洋还加入了“红色刀锋”球迷会,并参加了每一次的客场“远征”,“我跟刀锋的负责人说过,今年我主要是追随球队‘冲’客场,他们考虑到我每个客场都会去,因此让我开始负责刀锋客场‘远征军’的具体事务。”

现在的洋洋,几乎成了一个“职业球迷”。她说自己没有具体统计过每次来成都看球以及参加客场“远征”要花多少钱,“反正就是往返机票、酒店、吃饭、交通以及其他一些花费。”在疫情期间,洋洋在上海开的商铺结业了,她现在主要靠以前的积累和家人的赞助来承担看球的开销,“未来可能会考虑在成都定居和工作,第一是因为确实对成都蓉城这支球队感情深厚,也很喜欢这座城市;第二则是我交了一个成都男朋友,他也是球迷。”

看球,可能会把自己看成“蓉漂”。成都,让洋洋有了很强的归属感,这也彰显了成都蓉城、成都球市以及成都这座城市的独有魅力。宋志强也透露,自己身边有很多来成都工作的外地朋友,现在都成了成都蓉城的球迷,用各地口音高喊着“雄起”,宋志强说:“成都这座城市的包容让他们非常认可自己‘新成都人’的身份,而这里的足球又把来自天南地北的球迷更好地凝聚在了一起!”

在小吴父子、洋洋、宋志强这些专业、资深的球迷之外,现身凤凰山的4万人中,肯定还有大量以凑热闹、体验现场氛围为主的新球迷或“非球迷”,另外还有那些曾经远离足球,如今却又被成都重新火爆的球市所震撼、所感动,而选择回归的老球迷。他们站在一起,汇成凤凰山看台上一片“雄起”声。

在5月14日成都蓉城主场对阵长春亚泰之前,多名记者在现场对各大球迷组织之外的散客球迷进行了问卷调查并分析了回收到的300多份有效问卷,希望能够从中解析凤凰山球迷的“面孔”。

在“你是否喜欢足球这项运动”的问题中,选择“喜欢,我是真球迷”的受访者接近一半。

在这个问题中,也有少量的女球迷选择了“以前曾讨厌足球”。受访者宋小姐就告诉记者,男朋友经常凌晨看球,让自己不胜其烦,“有时候还会因为这个而吵架。今年他说要带我来凤凰山看球,本来我并不感兴趣。但后来在抖音上刷到成都蓉城第一个主场时现场火爆的氛围,还有赛后大家一起点亮手机电筒,全场大合唱的画面,感觉很震撼。所以第二场比赛就跟着他来了,结果还多有意思的。他当时就问我,以后还来不来?我说你有票,我就来!”

在“是什么吸引你来现场观看比赛”这个问题中,“想来体验现场的气氛”这一选项占比高达40.98%。

这次调查,说明凤凰山专业足球场的炸裂氛围确实成了块金字招牌,让很多人慕名而来。比赛时跟随全场球迷高呼“雄起”、掀起绕场三周的人浪以及赛后的万人大合唱环节,都是现场“非球迷”最大的快乐。也许他们并不在乎成都蓉城的比赛内容和最终的胜负,更多是想获得一种现场的沉浸感。而职业联赛的看台上,各类不同的群体都是被需要的,让他们都能在现场感受运动的魅力,正是足球这项“世界第一运动”开展的目的。

如今凤凰山的赛后万人大合唱,它的出现其实更多是偶然。成都足协的工作人员透露,今年第一个主场时之所以设立了这样的节目,主要是想在赛后缓解球迷退场时的交通压力,“当时想法很简单,就是将一部分人留在场内唱歌,起到分流的作用。当时选择了刀锋改编的《Hey,Jude》,也是希望在他们的带动下引导现场球迷一同歌唱。而球迷则在歌声中自发亮起了手机电筒,气氛都烘托到了这里,球场工作人员也就顺势熄灯……没想到竟然制造出了名场面,震撼了无数人,也吸引了更多人!”

球场爆满、激情助威、赛后合唱,这些元素叠加在一起,让成都球市成为了中超的“最牛主场”,但也有很多人在讨论这种“爆火”是否只是昙花一现。令人欣慰的是,在“之后是否还会继续来现场看球”的调查问题中,300多名受访者没有一个人选择“体验过一次就可以了”。有接近一半的人选择了“肯定会,争取每场都来”,而“看自己的时间,尽可能来”“能买到票就来”这两个选项的人数也达到39.34%。尽管受限于人手,这次的线下球迷调查样本量并不大,但有理由相信,以成都这座城市的足球底蕴、成都球场的激情与浪漫感召、成都市民对幸福美好生活的追求,热烈且温情的凤凰山将逐渐成为成都人的精神家园,这里的“金牌球市”也一定是具备可持续性的。

发表评论